仰望繁星點點

【戬独】淇则有岸


(二)

————不过相对无言。

孙悟空静静地看着桃花在灌江上此起彼伏,然后沉入江底,好似一场未知的丧礼。

别了小妖,离了灌江。圣佛拉下云头,却忘了来时目的。

其实他哪里有什么目的,不过是见峨眉山的桃花开得不够好,太过衰败,于是出山散散郁气。谁知整个蜀地都是这样一番景象,明明春意明媚,却比海市更兼蜃楼,恍惚地飘然欲仙。

其实他骗杨小圣来着,他哪里不喜欢热闹,哪里收了轻狂。

心高气傲,纵使披上了袈裟,也收不住桀骜。

孙悟空驾云离地三尺,兜兜转转之间,好像明白了什么。

(三)

睁开眼便是另一方天地,当五感完全处于混沌,只有神识能带他回家。

杨府依旧温暖。

自压妹后,杨戬再也没有放纵自己于家破之前的梦境沉浸,他不敢,也愧怍。

可他贪婪地想过重温,即使之后是湮灭在眼前的痛彻心扉。

杨府的桃花美到残忍。

心脏抽动着,以抽丝般的疼痛逼迫着他醒来。

他极慢的睁眼,自眼底将最后一丝留恋扼住。

“师父。”他浅笑着,即使眼前还是一片血雾,他也能感知到肩上微微颤抖的手。

刚想起身就被按下,杨戬只觉眼前一阵发黑。

想来是气急了,杨戬认命般垂下眼,乖巧地不得了。

“......”玉鼎一肚子火憋了回去,他徒弟什么样子,他还能不清楚?

但是太气了。玉鼎的蒲扇几乎扇上了天,可看着杨戬,他又什么都说不出来。

“让为师说你什么好......徒儿,你就不想想自己,不想想为师?”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为自己争取一个活着的理由,真的比改天逆道还要难?

杨戬的痛玉鼎明白,但他的徒儿,岂是那种看不透生死的人?

“再睡一会吧,我让哮天犬去采药了。”玉鼎看着杨戬苍白的脸色,实在不忍多说。

杨戬从善如流地阖上眼。

师父太好了,所以他不能这么自私,一死了之。

之后的计划......慢慢改吧。

身体实在太过疲惫,不受精神控制,陷入了半昏迷。
半晌,玉鼎才放开了那只冰凉的腕子,攥了这么久,始终暖不过来。

(四)

杨戬最近的日子很不好过。

握惯了刀笔的手再去碰药勺竟会微微发抖。

起初他气力不济,于是玉鼎一勺一勺地喂他些不可名状的汤药。

喝到最后,喉咙都会抽动着去抗拒半被迫入口的液体。

玉鼎认为丹药药力过猛,徒儿现在的身子受不住,还是草药养病。

所以每当杨戬提出不喝了的时候,玉鼎总会虎着脸瞪着他。

就算有次被呛到,双眼泪汪汪地看着师父,玉鼎也只是往他嘴里塞了一片蜜饯。

杨戬不爱吃甜的,但好歹能中和一下挥之不去的恶心感。

杨戬的身体被他自己糟蹋地太厉害,肉身成圣又怎样,几千年的法力反噬照样撑不住。玉鼎不住地叹息。

——————————————

评论(18)
热度(23)

© 仰望繁星點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