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望繁星點點

cp强迫症患者

脑洞随缘,热爱嗑刀

对虐身戏码有种莫名的执念

【戬独】落枕

#画风突变预警,前半部分和狗子玩,后半部分和三妹玩(沙雕)。  

#ooc预警

#源于作者落枕的怨念

        从昏昏沉沉的梦境里挣脱出来已是晨光熹微,几经曲折的日光歪歪斜斜地打进神殿,被鞭挞过的银器明晃晃的,亮得刺眼。
  
  梦醒时分心脏狂跳,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闷闷地堵在胸口,听着自己艰难的吐息,杨戬睁开了眼。
  
  不记得梦里是何处的长安路,日光很暖,却透着时日无多的荒凉,和着路边萋萋的野草,勾勒着荒芜空白世界。
  
  很不开心。
  没来由的。
  
  神殿很闷,神仙不需要睡觉,于是银烛陪他挑灯看剑啊不是批奏章,直到日旦渐行渐远。
  
  杨戬闭了闭眼,绝大多数文书上的狂草便在眼前张牙舞爪。
  眼皮有些沉重,银殿里的什物一下清晰,一下模糊。
  困了呢。
  他想。
  
  偷偷溜上几案的哮天犬,舔了舔虚握着的右手,舔去几道纵横的红痕,便捧起来,埋自己的胸口。
  冰冰凉凉的,给主人暖一暖。沉香那小子太不省心了,主人那几年可累坏了。
  
  杨戬伏在几案上睡着了,枕着胳膊,呼吸轻浅,发丝服服帖帖地黏在有些苍白的脸上,被哮天犬的狗爪小心翼翼地拂开。
  
  杨戬清冷的味道萦绕在鼻尖,哮天犬忍了又忍,终是屈服了自己的天性,顺着玄衣下露出的一截小臂,讨好般地舔了过去。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主人醒着的时候再也不允许它随便接近他,更不允许随便舔他,可有哪条狗不喜欢舔舔自己的主人呢?
  
  哮天犬委屈。
  不就是怕闻出你身上的血腥味吗?
  
  可味道那么大能瞒得过哪条狗呢?有本事不受伤啊。
  但长了人心眼的哮天犬清楚不得已而为之意味着什么,又知道他主人骄傲的是什么,固执着不肯放手的又是什么。
  所以它不会说出来。
  
  它曾仔仔细细地将杨戬的样貌刻在脑子里,一遍又一遍,越看越喜欢,越看越想哭,仿佛三界之中再也不会有这般惊才艳艳,举世无双的人了。
  又仿佛记清楚了,今后才方便去找,因为味道总是难以记忆的,在味道消失时间断层里,对于这种味道的记忆总是荒凉到胆战心惊。
  
  看吧,这就是一条狗惊人的直觉。
  
  哮天犬痴痴地望着杨戬,眼前触手可及的一切,美好得就像一场梦,每个人都在梦里浮欢。
  
  打破梦幻的是过于长密的眼睫忽地一颤,亮晶晶的几点从眼角泌出,倏忽又挂在长睫。
  
  杨戬其实睡得很不安稳。
  
  梦里明明什么也没有,没有母亲,没有三妹,没有大哥和爹。
  
  空旷地如六月飞雪,白茫茫一片,分不清天地云烟。
  
  痴狂一世,荒凉几点。
  
  哮天犬一惊,终是犹犹豫豫地凑了过去。被舔掉的茫然的泪水像是冰渣,就像它的主人一样,千疮百孔依然傲然俊拔,看着他你想哭他却笑笑安慰你不要怕。
  
  睫毛一颤一颤痒酥酥的,哮天犬舍不得离开。
  
  可杨戬反应很快,睁开眼睛的刹那一掌拍向黑乎乎的一团,大概刚刚睡醒的缘故,杨戬出手很重,半天才听见哮天犬呜咽了一声。
  
  “哮天犬?”怔忪了下。
  
  反应过来的杨戬立刻道歉,想起身去查看哮天犬的伤势,谁知一转头,骨头连着筋都在痛。
  
  “嘶——”无意间倒吸一口凉气,肩部有本就有伤,加之睡姿不好,普普通通的落枕,竟成了个大问题。
  动一动都疼得要命,痛的感觉在四处肆虐。
  
  哮天犬趴在一旁,蔫蔫地看着杨戬别扭着身子批文书,刚刚那下太重,他半天叫不出声,狗身也帮不上什么忙,只能替他主人难受。
  
  文书可以硬撑着批完,早朝……可以请假吗?
  可他家主人素来全勤。
  
  杨戬微微转动脖子,然后一僵,放弃了换朝服的打算。
  
———————作者开始不正经了—————————————————  
  
  所以今天的朝会也非常精彩,玉帝横眉竖眼瞪着不正眼看他的司法天神,逼急了人家索性一声不吭,偏着头给众仙一个四分之三的侧脸。
  
  ——这个角度?!

  ——你们觉不觉得这个角度的司法天神更帅了?!

  ——天,三百六十五度无死角的司法天神,这个角度简直刷新天庭颜值榜!虽然榜上都是他的各种角度。

  ——司法天神的常服也帅爆了,这个身材简直了!福利呀!
  
  玉帝觉得这个朝会开不下去了,各路仙家三分之一对着杨戬发呆,三分之一帮着杨戬怼他,三分之一冒出可疑的粉红泡泡。
  
  无力地挥了挥手散朝,玉帝只期望杨戬下次不要再犯什么别扭脾气,罚也罚不得,骂一句五六个仙家在那里等着怼他,他几亿万年来从没这么憋屈。
  
  杨戬则闷着头往神殿里闯,他今天也格外不爽,一路上总有人跟着,冷着一张脸也没什么用,女仙脸上的红晕越来越重。
  
  ——真君他一直看着我!
  ——明明是我!

       (人家明明是落枕了脖子不能动好不好)
       
  
  所以杨婵看见自家二哥是僵着一张脸进门,看见她表示了下惊讶,便移开了目光。
  
  不单单是脸僵着,脖颈也僵着。
  
  “二哥你……”杨婵不知该如何开口,哮天犬期期艾艾着告诉她事情的经过,敏锐如她察觉到哮天犬掐掉了最重要的一段。
  
  “二哥,我帮你按摩一下。”她正了正神色,微微笑道。

  果然杨戬眼神有些躲闪,推辞说明天就好了,不劳三妹费心,来一次不容易二哥陪你好好玩。
  
  “二哥你有事瞒我?”杨婵表示我还不了解你嘛。
  
  “没有。”杨戬比她正经一百倍,摆出平常审案的脸色。
  
  “二哥你又这样……就像那些年一样……”杨婵挤了几滴眼泪。
  
  “……”明知道是装的可还是好心疼怎么办?
  
  拉锯战杨戬向来不讨好,最终还是盘膝而坐,老老实实交代了何时何地受的伤,何年何月睡的觉。
  
  三妹的手劲恰到好处,避开他的伤处着实放松不少。
  
  “二哥?”杨婵忽然趴在他耳边悄声而道,“我学了个治落枕的好法子。”说罢双手从后面捧着杨戬的脸,一用力。
  
  嘎嘣脆!
  
  杨戬眼前一暗,半天没说出话来。
  
——————————————————————————————

我不知道这方法科不科学,但不要妄图和中老年人讲科学ԅ(✧_✧ԅ)  他们会出乎你的意料给你一个嘎嘣脆。           (来自作者的经历)
  
诶其实我觉得二哥随便施个法就好了,或者按个穴😂
我等凡人只能享受嘎嘣脆,所以二哥请原谅我拉你过来减轻痛苦。

  

评论(79)
热度(65)

© 仰望繁星點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