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望繁星點點(未来ID仰望星空)

cp强迫症患者

脑洞随缘,热爱嗑刀

对虐身戏码有种莫名的执念

【戬独】他的人生

#呃,团宠,就是人二的记忆(不完全)与大二哥记忆融合,导致大二哥神经兮兮(bushi)说了很多一时冲动,让听者难受话,从而引发众人团宠的故事。

(序)

        沉香放出了十万恶鬼,地府负责缉拿恶鬼,二郎神负责缉拿沉香。

可他堂堂司法天神杨戬,放着好抓的沉香不抓,偏偏去帮着阎王捉鬼。

美曰:尽职尽责,关爱同僚。

好了大家都知道这几千年僭越之事你做了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

但杨戬说他心里还是惦记着三界黎民和搞死他舅舅的。

(一)

     数十万恶鬼鬼哭狼...

28 43

若是春来早

  #中秋贺文(末班车系列)
        #he,请放心食用

         零星的雪花碎碎地落着,来路与去路银装素裹,端庄异常。

  村舍有人家,袅袅婷婷炊烟泼洒。

  路的中间是个小木屋,伶仃地立着,在寒天地冻里,又温暖如常。

  杨婵深深浅浅地迈着步子,素衣白鞋,几欲与白茫茫的天地同色。一路磕磕绊绊,心却平静似海,微风荡不起波澜,雪落即化。

  虔诚或怀念,悲恸或饶恕。

  她推开了门。

  入九的寒风在这一刻...

21 34

【戬独】渡川

#中元节祭文(?)什么的

——————————————————————

饮了孟婆汤,醒了前尘梦,断了今生果,忘了浮生沉。

沉静的河水自桥下汩汩而过,周遭灰蒙处处,浓雾吞涌着哀怨不绝的孤魂野鬼,而戾气孽障低徊着 ,沉吟着,倾诉着余生不尽的蚀骨之痛。

一只小舟遥遥,血黄色的河水安静地淌开,荡出浮着血沫的涟漪。

船尾是一安静的女子,神情凄惶,面容憔悴。腥风阵阵,抚弄过她微乱的鬓角,又不肯离去,将阴冷的气息缠绵在耳边,尖泣哀嚎,幽怨异常。

女子蜷起身子,却听那嘶嘶毒鸣,萦绕于耳际,又低回婉转,于灵台徘徊,钻皮入骨,不绝脑际,尖厉凄绝,挑逗着颤栗的神经。

往生种种如怨如诉尽数浮现...

30 36

【戬独】如果宝前发生在21世纪

(七)离


说起曾经出手相援的两个混混,兄妹二人俱是默然无声。


那日正逢大雨,带给这个城市经久未至的凉意与爽快。


五哥与胡妹,是他们的名字,杨戬与杨婵对视一眼,便知这随意名字的主人有着怎样的身世。


不知从何而来,流浪多久,何处又是归程,他们两个瑟瑟在玉鼎的摊子下,在暴雨如注的天气里颠沛流离。


那时兄妹二人才开始谋生,遭受着莫名的冷眼与刁难,虽觉辛酸,却心怀善意,愿意尽力施以他人温暖。


或许是刚刚从温室里剥离,也或许是几经凉薄对人性有了更深的理解,想给予他人自己难以得到的温暖与善意。...


15 12

【戬独】如果宝前发生在21世纪

#有私设

#有bug

#前情可戳tag

——————————

(六)福祸相兮

层层叠叠的高楼乍起,在熟悉的民用楼中,屹立于市中心偏北。

不同于夜色将深就擦亮的窗子,它在深夜的更深处才会露出零星的灯火。一些见不得人的保护于此常驻,敛掌收牙将一切罪证尽敛于怀,放逐着丝丝细纱,缠绵着难以臆想的悱恻。

楼内空旷的房间比比皆是,不见大件家具,办公楼奢华如此,穷人却要瑟缩在咫尺之内,忍受严寒酷暑。

他们振振有词毫不心虚,夸夸其谈着烟雾弹的伟大,“他”的圣明,却对底层的挣扎视而不见,或早已司空见惯。

“还是什么都不说吗?”“他”的声音沉稳而肃穆,大权在握的人总凌驾于芸芸众生之上。

“是,...

26 16

如果宝前发生在21世纪【戬独】

(四)苟且不偷生

#现pa

#仿佛嗅到了下一章大戏的味道(bushi)

#赶在12点之前,算是日更(头秃)

———————————————————————————————

(五)无妄之灾

 

这家人姓牛,不爱奢华爱清净,无奈孩子上学尚需人陪,便选在了城郊落家。四方小院,翠意葱茏的葡萄枝叶攀爬着,架起半空青翠,碧绿混着天青,染就四方黎明。

 

时辰尚早,陈家人表达过谢意后便离开,将信任留给兄妹,外加看起来很像江湖骗子的算命先生。

 

离家的路上,车内空调默然地喷洒着冷气,他们笑谈,说小姑娘的哥哥也是俊朗,气质干净利落,将来佳佳也要找这样的男朋友...

13 18

【戬独】如果宝前发生在21世纪(四)

(三)亡命

———————————————————————————————

*有bug

(四)苟且不偷生

 

梦中无时间,梦中无空间。

 

昏迷的时间仿佛很短,又似乎很长,火舌舔舐自身的动作被延迟,缓慢蔓延的热浪扭曲空间。

 

再次睁眼时日已西斜,红光万丈却够不到被刻意的隐瞒工厂。

 

杨戬顿了顿,再度闭上眼,将纷乱的梦魇压入心底,任凭它生根发芽,枝节交错。

 

麻药劲过去后,火辣辣的疼痛又四处蔓延,尝试动了下手臂,却毫无滞涩的感觉。一碗粥放在旁侧,一边是收拾衣物的杨婵。

 

杨婵醒的早些,心神如何激荡也...

24 23

【戬独】如果宝前发生在21世纪

—壹— 百川

(一)洇湿的角落

(二)步入人间

(三)亡命

 

废弃的工厂偏居一隅,繁华的都市也难以掩饰曾经的不堪。血肉白骨抑或钢筋水泥交错相织,是不幸也是万幸。

 

杨婵看到了那一切,就像温习父亲大哥倒下的画面,她矮身一躲,预想着不存在的惨叫与枪声,描摹着亲人逐渐冷却的温柔。

 

心定神凝,即使眼眶发涨,即使手脚失力。

 

活下去。父亲说,大哥说,二哥也说。

 

即使杀人?她忽然又控制不住地笑了,眼泪散落于土地,潮湿一片草皮。

 

她想到了纱布与酒精,可忘了求些药物。毕竟是杨府三小姐,不曾幻想...

14 24

  “沉香,就知道你们不会放过我,来啊,杀我啊。不杀了我,你们一定会后悔的!“

(呲着威胁的牙)(真菌下的真菌)
———————————————————————
  
  他静静地听着,定定地看着,那人气焰嚣张,嘴角啜着的情绪不屑而傲然。
  
  他看着那人撑起身子,按在膝盖上的手指猝然一紧,接着淡然笑道,沉香。
  
  恍惚间是经年不悔的初遇,惊艳到绝望的温柔。
  
  三山飞凤,凌空涅槃。
  青丝染白,终渡几人。
  
  他看着大氅断翅残蝶般在泥泞不堪中匍匐,殷红之处干了又湿,淡了又浓,盘根错节,纠缠不清。
  
  然后举起了斧头。

  
(好了你不要再强行解释bug了)...

6 28

【戬独】如果宝前发生在21世纪

#有私设,有剧情变动

#现代PA,人物身份慢慢往外带,都写粗来自己都懒得看/笑哭

——————————————————————————————

—壹—

(二)步入人间

大地逐渐苏醒,肆无忌惮的行当其实最怕天明。暗处的影影绰绰被破晓的晨光切割地支零破碎,受伤的野兽收起残破的爪牙,蜷缩在死角,静候另一场屠杀。

强行激起的一口气在摸到城市的边缘终于散去,少女抵着哥哥滚烫的额头,惶恐不安的瞳孔终于映照出脚下匍匐的烟火人家。

鲜红的血液浓稠而可怖,淋漓地泼洒着,红黑两色在眼前交织,斑斓出透骨的恐惧。她喉咙紧缩着,胃也痉挛着,却什么都吐不出来。

那可是父亲与大哥的血。
鲜红到刺眼。

说不清...

12 17
 
1 / 3

© 仰望繁星點點(未来ID仰望星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