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望繁星點點

【戬独】人生RPG解密向游戏

  【四公主视角】
  
  
  你醒来时眼前是迷蒙的黑暗,带着零星的血红色四处蔓延。你闭了闭眼,很快适应了黎明前最暗的光线。
  
  【我是谁?】你想。你十分平静,平静到忽然有些恐慌。仿佛记不清自己是谁不重要,从何而来去往何方也不重要。只需顺着时间走下去,不知来路,不问归途。
  
  周围亮度渐渐提高,熹微的晨光透过疏离的窗格,将房间支离破碎地分割着。影影绰绰中房中布置隐约可见。
  
  这是一间柴房。
  枯枝败叶烂木腐藤在柴房一角苟延残喘,中间有张床,犄角旮旯的臭虫比比皆是。
  
  房间气息冰冷到死寂,死寂到无灭无生。你吸入一口混合着血腥与腐味的森冷空气,不由打了个寒战。
  
  你分明看见床榻上斜斜地横着一个人,定目再视却只有粉尘在初阳的光束里闪灭生辉,被褥平整,仿佛在嘲笑你的无知。
  
  本该有个人的,你甚至能在脑海中勾勒出微微起伏的胸膛与单薄无力的身躯。模糊的事实与清晰现实让你无措,你瞪大了眼睛,倒退数步,腰肢狠狠地撞在窗沿上。
  
  疼痛直捣黄龙,你痛地五脏六腑都在发抖,却不知道为什么这么疼。
  
  你勉强撑住窗沿,除了厚厚的灰尘,指尖所及之处是冰凉的触感,什么东西被碰掉了——
  
  你看着玲珑剔透的酒杯缓缓地跌到地上,在接与不接之间冷漠地犹豫着。
  
  一声脆响。
  
  【剧情开始】
  【你得到酒杯碎片✘1】
   
  你拾起碎片,碎片锋利的很,但你不知道为什么要拾起来。
  
  眼前的景像忽然扭曲了,云雾一般散而后聚,灭而后生。
  
  【杨莲与刘彦辰结婚,你选择放弃劝说】
  
  【杨莲有了沉香,你选择放弃劝说】
  
  【沉香追问身世,你选择告诉他】
  
  【找到沉香,你选择继续保护】
  如提线木偶般进行着事不关己的选择,系统提示音不断,一声叠着一声。
  
  
  玄衣加身,星眸冷冽,你动不了,单单是看着这个人,心里就凌然一动。
  乱七八糟的回忆层层上涌,又戛然而止,你的木然开始消逝。
  
  你看得见枪尖的抖动,带着凌然的碎光在时间中波光粼粼。
  你看得见他站得劲挺,脊背却深深地佝偻,仿佛泰山压顶,又执拗地撑起遮蔽半天的黎明。
  
  【系统提示,你悉获隐忍的眼神】
  
  你胸口一滞,仿佛有什么情绪汹涌而出,却又淹没在汪洋之中,涩涩地在胸腔里碰撞,痛痛的,闷闷的,对心中那个模糊的影子,仿佛感同身受。
  
  碎碎的痛感蔓延至头皮,接下来的剧情你恍然不知,机械地做着选择,无可挽回地看着他着手布下,九天十地,无处可寻的绝世奇局。
  
  为什么要挽回?你忽然想。
  霎时间的清醒,你依旧茫然无措。
  
  【你依旧选择去找沉香,然后,被他灭魂。】
  
  【系统警告,心绪不稳,请立刻离开界面】
  
  【系统警告,心绪不稳,请……】
  
  【系统警告,心绪……】
  
  【系统……】
 
  
  流光横溢的神兵透体而过,痛觉微不可察,神魂逐渐剥离,情魄转圜流散。
  
  你微张着嘴,却喊叫不出声,鲜血涌至唇边,却不能滴落,被强劲的法力疏导,尽数回流心间。
  
  你痛到浑身痉挛,却想抚掌狂笑。
  
  随着一记强横的法力,你的意识烟消云散。最后的记忆是一双凌眸,掩埋着极深的痛惜与自嘲,被层层寒冰包裹,严密至不可侵犯,不可微察。
  
  你终于笑出来了,可又想痛哭流涕。
  
  你终于想起来了,却又在一霎间尽数忘记。
  
  (纵使再次相见,一切依旧无缘)
  
  【你已开始支线剧情,寻找二郎神的纰漏】
  
  
  黑暗,无边的黑暗。时间,空间,皆空妄。
  
  模糊中你听到三界道貌岸然的祖师与卑鄙无耻的小人尽显机锋,系统提示音不断,你似乎收集了不少情报。
  
  你醒了,在密室里静静地蛰伏着,你不知道为什么要被救,习惯性地编织着臆想中的阴谋,聆听着断断续续的对话。
  
  “沉香。”是他。
  
  “二郎神这个小人!”热心的谁或谁?
  
  
  “二爷,我们可以……”梅山。
  
  “你急什么?”还是他。
  
  “杀了沉香。”依旧是他。
  
  “我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他。”为什么……还是他?
  
  “我若死了,你怎么办?”
  
  心中大恸,不知为何。
  
  
  一复一日的黑暗与冰冷,好人与坏人的面容在你的记忆与了解中逐渐重叠,灭魂之痛犹在,愤懑恐惧之情犹存。
  
  三年的时间犹如白骥过隙,在系统的设定里不过一瞬。
  
  就在这天,你的魂魄飘然而出,翻阅几案上摊开的文书杂章。
  
  一张纸片非常显眼,你开始仔细查看,字体娟秀清爽,有些眼熟。
    
  【你获得线索×1】
  
  【他……原来是这般……为什么要这样?我该信谁?为什么信他?】
  
  他?他是谁?你想。
  
  那个人吗?你否决了自己,不像。
  
  那写下这表意不明,断断续续的字条的人,又是谁?
  
  你开始怀疑自己之前的推断。
  
  你回鼎重塑,兜兜转转中又过了几日,暗室里住进一只小狐狸。
  
  奄奄一息,被按在床板上放血。
  
  你听得到汩汩的流水声,可那是血。妖冶地滑过皓白的腕子,于碗底汇聚,再倾入灯芯。
  
  滴嗒滴嗒不曾绝断,凉薄的空气弥漫着腥味,你似乎能感受到那种绝望,却无可描摹。
  
  【爹爹】
  
  空灵欢快的声音响起,你却如受重击,胸口一窒,手指痉挛不止。
  
  鲜血于指尖滑落,你明明是魂魄,却依然流着血,可笑。
  
  你想。
  
  滴落的血很快干涸,凝成奇异的文字,你仔细辨认着。
  
  【获得线索×2】
  
  【他……竟是这般…我可以喜欢他吗,我喜欢得起吗……他毕竟是……太遥远了,太罪恶了……】
  
  谁?
  
  甜蜜却苦涩的滋味泛起,你依旧茫然未知。你冷静地分析,渐觉有些头绪。
  
  那一天,他被击昏,你几乎拍手叫好,心底却升起悲伤。
  
  那一天,他负伤而归,你感慨为什么不能再重一些,心底却隐隐作痛。
  
  【哈哈】谁?你警觉。
  
  【嘻嘻,我告诉舅舅去~】
  
  舅舅?小狐狸也有舅舅?你怀疑自己是否错过了什么线索。你再次翻找档案,却发现一张不起眼的,破旧的字条。
 
  
  【收获线索×3】
  
  【我……应该是爱他的……只要,只要看着他,即使天地不容,他幸福就好……真的。】
  
  【他……不能有事。即使……即使……】
  
  什么时候有的?你怎么不知道?你有些慌乱。
  
  心绪不宁,似乎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你努力想,却一片空白。
  
  有什么东西制止你想起过去的事。稍稍一念,便头痛欲裂。
  
  你停滞回溯,继续向前。
  
  
  眼前一片光亮,你忽然活了,活得莫名奇妙,活得神鬼惘然。
  
  八太子欣喜若狂,你却只是僵硬地笑笑。
  
  有什么地方不对。什么地方?想不起来。
  
  你随着八太子前往华山,在云层上,直愣愣地一句话也不说。
  
  八太子问长问短,你的脑子乱哄哄地吵闹着。
  
  下了云,见到三圣母一家,沉香少年英雄,杨莲与刘彦辰恩爱如旧,小狐狸天真可爱,你很开心,转眼却失落异常。
  
  游戏背景是《宝莲灯》,可你渐渐入戏,无法自拔。
  
  是不是少了一个人?
  
  密室里规划的未来是这样的吗?
  
  你看着小狐狸娇憨满足的笑容,她跑过来牵住你的手,眼睛一刻不离沉香,你忽然眼眶一酸。
  
  不知道啊,真的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
  
  你借口气闷出门转转,却看到九天之上流光溢彩。
  
  你茫然无措。
  
  华山之巅,金光灿灿的符字游鱼而出,在你的眼前排列组合,错位成行。
  
  向来不问归何处
  
  使得万骨不曾枯
  
  当风翻云又覆雨
  
  初日残星一人顾
  
  身殉凌云抵蔑辱
  
  便荡九洲任狂舞
  
  死生亦大亦荒芜
  
  
  【触发隐藏条件】
  
  【提示:藏头】
  
  你环视四周,密密的人群中,一算命先生格外扎眼。
  
  【失去线索×3】
  
  【开始预测结局】
  
  【be】【可挽回】
  
  你眼前一黑,手心一片冰凉,视觉再次恢复后,你低头看过去,发现是片锋利的碎片。
  
  你辨认了一下,是游戏开始时打碎的酒杯。
  
  (得而复失,失而复得,反反复复,无休无止。)
  
  
  【何处可休,反向方止】
  
  你听得见什么东西在咚咚咚咚跳个不停,什么东西碎了一地,什么东西无可挽回。
  
  你慢慢抬起手臂,鲜血汩汩从腕上而出,你似乎听见有人在笑。
  
  
  你猛然回神,眼前光景明媚如初,冷汗却浸透了衣裳,你环顾四周,哪里还有什么算命先生。
  
  你跟着剧情走,开始为八太子准备娶亲的事,心中却不住惶惶。
  
  杨戬?他……真的死了吗?
  
  你本该恨他惧他的,如今却满心迷惘。

        你想起刚刚的游鱼般的文字,下意识呢喃起下一句:
  
  一生真伪复谁知?
  
  
  

————————————————————————————

试个水。

后续也许有也许没有_(:3」∠❀)_

无限循环就是救不回来,蝴蝶效应那种其实蛮带感的√
  
  
  

评论(28)
热度(22)

© 仰望繁星點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