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望繁星點點

【戬独】银河迢迢难渡

#这个银河啊……是人生背景的银河。

#人生预警,慎。

#人二大醉,躺在银河边上那段的脑洞。

——从未得到与失去,或许后者更有悲哀的意义。

碎星涌动,万籁清冷,簌簌的磷光拥着亘古不变的众叛亲离缓缓流淌。

不可一世的司法天神醉卧于河沿,身旁无尽的星河看似璀璨无比,夺人心魄,可就像磷磷的白骨,埋葬着不为人知的森森真相。

阴冷的气息吞吐着郁积千年万年的寒意,砭骨的冷气浸透他单薄的白衣,又纠结入五脏六腑,碎碎得切割着寸寸脉络,又纠缠不休。

杨戬轻颤一下,在浓厚的醉意下无意识轻哼出声。

冷,疼。

心脏纠结成一团,说不出的难受。

冷冷淡淡的薄雾于河聚拢,不多时便凝成了两个幼儿的模样。牛郎与织女的光芒逐渐暗淡,聚着奇异的星光缓慢而不绝地注入咿咿呀呀的幼儿。

透过幼儿透明的娇小躯体,可以看见血肉骨骼的生长,仍未成形的幼儿忽然咯咯地笑了,天真无邪,又寒意透骨。

他们挣扎着爬出篮筐,离开互相残杀的父母,终于够到了微微蜷缩睡着的司法天神。

他鎏金色的卷发依旧未干,湿溚溚地黏在鬓边,眼睫轻颤,眉心微皱,失了血色的唇哆嗦着,仿佛呢喃着什么。

幼儿拍手而笑,他们听到了,他在喊:

娘……娘……三妹……

深醉触动了旧伤,咳出的血沫点在嘴角,衬着苍白的脸颊,竟有种凄绝的美感。

幼儿咿咿呀呀地爬着,爬到杨戬身边,肉肉的小手抬起他的下颚,蹭着他的脸颊,他们张口了,似怨灵轻声蛊惑:

母不以你为子……妹不以你为兄……大哥哥,这样的你,为什么还活着呢……

为什么……我们偏偏要死掉呢……

我们救了他们千次万次……而大哥哥,你害死了他们……而你却活着……你说,这是为什么呢?

我们和你……其实是一样的东西啊……咯咯咯……

我们未见过太阳初生时的希望与温暖——

杨戬眉宇间痛苦的神色再一次浮起,很早很早之前,金乌坠落,混沌复起,一切都失了彩,丢了色,罪恶感沉甸甸地压在心上,血红色的日光喷涌而出,却再无温暖可言。

此后他的世界再无日出,即使被烈焰灼烧也冷到刺骨。

我们从未享受过天伦之乐,父言母教——

眼角泌出水珠,挂在浓密的睫羽上,又被冷冽的空气凝成冰凌。昨日缠膝父母,今日便家破人亡,昨日的温馨有多缠绵,今日的孤寂就有多刻骨铭心。

此后他别对天光,此生皆空妄。

我们从未娶妻生子,不曾享受人间乐事,甚至不曾长大……为什么任性地生下我们,又残忍地将我们拖曳于痛苦的天河,承受着经年不休的刨心蚀骨?

下颚紧紧地咬合着,去日的种种与此刻重临,母亲的责备,三妹的怨恨,加之父亲与大哥的信任与疼爱,层层叠叠发疯般地纠缠在一起,时而心涨地几欲炸裂,时而又冰凉得如坠深渊,反反复复,起而不休。

最后的记忆是道冷清的背影,似有意似无意践踏着他所剩无几的坚持与尊严。

幼儿的声音越发尖锐,凄厉异常,似鬼嚎叫,似仙长笑。

细细密密的汗水顷刻爬满了侧脸,杨戬忽然咬住下唇,在颤栗中挣扎着睁眼——

额间暗淡的天眼流转起光辉,须臾间一切归零,只余幼儿扭曲的尖叫,在空荡无际的天河处处不断回荡,似泣似笑,似喜似悲。

杨戬茫然地坐起,冷汗顺着下颚滴滴流下,砸上白衣,混着血水汩汩而下,铺就一地的哀艳。

他恍然未知,迷蒙间似乎梦见了母亲。

评论(27)
热度(25)

© 仰望繁星點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