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望繁星點點

cp强迫症患者

脑洞随缘,热爱嗑刀

对虐身戏码有种莫名的执念

【戬独】如果宝前发生在21世纪

(七)离

 

说起曾经出手相援的两个混混,兄妹二人俱是默然无声。

 

那日正逢大雨,带给这个城市经久未至的凉意与爽快。

 

五哥与胡妹,是他们的名字,杨戬与杨婵对视一眼,便知这随意名字的主人有着怎样的身世。

 

不知从何而来,流浪多久,何处又是归程,他们两个瑟瑟在玉鼎的摊子下,在暴雨如注的天气里颠沛流离。

 

那时兄妹二人才开始谋生,遭受着莫名的冷眼与刁难,虽觉辛酸,却心怀善意,愿意尽力施以他人温暖。

 

或许是刚刚从温室里剥离,也或许是几经凉薄对人性有了更深的理解,想给予他人自己难以得到的温暖与善意。

 

杨戬帮着玉鼎收摊,杨婵便撑开破旧的大伞,遮住两个瑟瑟发抖的孩子。

 

五哥大一些,黑漆漆的眼珠滴溜溜地转着,低头弯腰,不断谢着给予善意的杨婵,却不住地瞥向杨戬。

 

杨婵靠近时,胡妹瑟缩了下,杨婵温柔劝哄着离开缩身的墙角,起身时瞳孔忽然紧缩了下,杨婵觉得奇怪,便轻声问道可有哪里不舒服。胡妹等了半晌,大眼睛忽闪忽闪地,忽然甜甜地笑了,说道姐姐你真好,别人拉起我们后都……

 

胡妹还想继续,却被五哥打断,五哥抢声感谢,拉着胡妹便走。

 

雨幕如瀑,水雾朦胧,杨婵担心他们,说不知能去哪里度夜。玉鼎拍了拍注视着两人离去的杨戬,说句走吧,都是自身难保之人。

 

本来应是擦肩之人,却又因骤起的波澜再次交错而过。天庭的人不敢光明正大地露面,虽说他们有那个底气,却没有承担责任的胆量。

 

一旦暴露,等待他们的会是什么,生不如死,生死两难?他们心知肚明,入了这行,便无回头的路。

 

说什么狭路相逢勇者胜,当实力完全成为两个极端时,另一方只剩束手无策,睁眼等死。

 

情报说是兄妹,又是一男一女,又留宿街头,宁可错杀不可放过,天庭的人将其执行地十分彻底。

 

被迫逃亡的五哥与胡妹十分冤屈,却又无能为力,本以为向街头巷尾的大哥投靠,便可以衣食无忧,谁知转眼大哥就出卖了他们,将祸水东引。

 

据说管辖这里的老大哥,前不久无缘无故暴毙了,新接任的大哥年轻气盛,却又缩手缩脚,有风险的任务一概不亲力亲为,只收些保护费,充充样子。

 

得知被出卖,五哥的眼睛都红了,却深知这报应终会循环。

 

他只带着胡妹连夜出逃,甚至想放弃胡妹,父亲大哥的死去的惨像历历在目,为何如此惧怕死亡似乎也找到了源头。

 

跌跌撞撞,在不熟悉的小巷里兜兜转转,他和胡妹在北方混不下去,便一路南下,谁知又遇此追杀。

 

脚步声如影随形,在灯光下张牙舞爪的建筑如鬼似怪,血盆大口在暗处潜伏,只待一击毙命。

 

五哥颤抖着嘴唇,恐惧达到极点他甚至想大笑,手被胡妹紧紧地攥着,他能感受到胡妹害怕的颤栗,又能体会到她的依赖。

 

血雨腥风呼啸而至,生理盐水不受控制地夺目而出,却没有预想中的疼痛。一只手揪住他的衣领,顺势将他扔进了破败的危房里。

 

他哆嗦着,搂着颤栗的胡妹等待天明,一步也移动不了,只是隐约分辨出外面错乱的脚步声。直到家鸡初鸣,天色破晓。

 

浑身僵硬,却一点也不敢移动,直到四周大亮,才放开死死搂住的胡妹。胡妹惊魂未定,有些张皇地向旁侧望着。

 

五哥坐了一会儿,对胡妹的话充耳不闻。

 

他看到了那对兄妹,投奔的那伙人口中兄妹,也正是给了他们入伙本钱的兄妹。

 

只不过用来做正经事的本钱被他强行入伙,干什么更舒坦,他在摸爬滚打中心知肚明。

 

他模模糊糊地认识到,这对兄妹或许是个机会?

 

他混得风生水起,而他们开始分崩离析。

 

 

又是一夜,玉鼎瞧着杨戬细细地给妹妹盖上衣服,又将身下的被褥拉平,最后盯着出神,万番留念几番不舍,轻轻抹开杨婵额边碎发,然后转身说道,走吧。

 

玉鼎摇摇头,说又不是一去不回,太宝贵你妹妹了。

 

杨戬瞪他一眼说,妹妹就是用来护着的,再说我又没做什么。前半句理所当然,后半句黯然失色。玉鼎沉默不语,心想你还想做什么呢?

 

伤还没好透就去抢着干重活,那个混小子欺负你妹你都要打回去。

提前将妹妹打工处的人际摸清,顺势打好关系,笑脸相应请求关照。挣得钱不舍得自己用,除了日常必须便想方设法给妹妹改善生活。

 

自己啃着干硬的馒头,灌着凉水,却担心三妹吃不惯大饼豆汁。

 

好在妹妹省心,总是偷偷留下厂里供给的午饭,给杨戬当宵夜,几次推让,才平分进入了各自的肚子,当然也少不了玉鼎。

 

那时的生活一切以过日子为目地,钢铁锈味混着贫困的食物味道涌入鼻腔,他们互相靠坐在西斜的金乌之下,任凭红光洒落一声,夜幕来临,依旧笑语晏晏,憧憬未来。

 

连带着玉鼎,都开始幻想更大的摊位,更多的经济来源。

 

干活的空隙,便是练。

 

手枪没办法练,只有俘获的几枚子弹,能省则省,于是冷兵器便在杨戬的手上风生水起。

 

尘土飞扬,刀枪棍棒在空中嚯嚯作响,劈刺挥砍,武艺诀窍自在心中流转,倾泄在明洁的月光下,一片璀然。

 

“有之三夜,破烛起薪,是雾是云,月照晨露”

 

玉鼎时大时小的声音响起,心随意动,却也能领略几番。玉鼎说如今都依靠热兵器,可谁知冷兵器有时才是致命的精髓。

 

玉鼎故意说得高深莫测,欲提起他们的注意,又似乎神神叨叨,想他们尽力忽略言下之意。

 

说者无心听者有心,时光缓去,去日难来。拖拖拉拉了又过一月,玉鼎终于撑不住杨戬的紧追不舍的询问,寻到了城市最隐秘的角落。

 

是夜,金碧流转,华光溢彩,层层渲染与包装下的歌厅灼目耀眼,似乎集中了整个城市的所有光彩,聚集在一处层层爆发,夺目而绚烂,如同昙花一现。

 

杨戬看了玉鼎一眼,玉鼎挥挥手,说去吧,去了可不要后悔,怪我推你入狼窝。

 

杨戬回头,轻笑,说,师父,不会。

 

 

方一踏进“金碧辉煌”,杨戬便感受到了来自各个角落的目光,或桀骜,或阴鹫,恶意与好奇交织着,在不怀好意的打量下,仿佛一切企图隐瞒的遮掩都被尽数扯下。

 

越过情迷意乱的众生,极暗的灯光下五彩斑斓,杨戬缓缓走至前台,不多言便将枪支轻拍到柜台上,枪柄朝着对方,枪身反射出寒意的目光,杨戬冷冷地回视,乌黑的眼睛锐利异常。

 

对方了然,在闪光一片中打了个响指,将枪一推,轻佻道:

 

“新来的,后面等着。”

 

前厅缠绵的女士不经意地回头,便看到逐渐被黑暗吞噬的背影,依旧挺得笔直,将斑驳陆离的霓虹从此隔离。


———————————————————————————————


字数真少(嫌弃)可我觉得这章完在这真的挺好/笑哭

现在觉得完结会很简单/doge



评论(15)
热度(13)

© 仰望繁星點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