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望繁星點點

cp强迫症患者

脑洞随缘,热爱嗑刀

对虐身戏码有种莫名的执念

【蛟戬】蛟戬二三事

沉浸于游戏不能自拔=。=
不知不觉又咸鱼了几天

真的不考虑一起来玩吗( ・᷄ ᵌ・᷅ )有杨戬完全可以N周目的。自己吐槽自己也是够够的(°ー°〃)

纪念下,终于摆脱段子式蛟戬了。
——————————————————————————————

法力从身体里一点点流逝是怎样的感觉?
痛吗?

还是转圜寸寸脉络千次万次的无能为力无可奈何?

三首蛟臆想着,他也只能臆想。

依着契约传来的情绪静水无漪,堪堪触及的杨戬的心底是业火中挣扎的坟地,焚身灭魂后只剩死灰满地。

几千年后他或许会这样形容:那种感觉就像把自己的心放进杨戬的胸膛里,转而小心翼翼地护着杨戬的心,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碎了,然后眼睁睁地看着颤动的幅度越来越小,最终沦于死寂。

杨戬或许会诧异地给他翻个白眼,对他费尽心思作出的修辞不屑一顾,或许还会觉得他故意恶心他。

这些他都甘之如饴。

可他现在什么都没想,只是抖成电动按摩棒,像按下倒计时的炸弹,徒劳地报着所剩无几的法力。

看着惊诧的玉鼎与小狐狸,心底有点莫名的惶恐。

只有一点。

虽然他清楚在里面有多少自欺欺人。

如果欲是满足了之后就不再渴望,那么爱是不是得不到也不愿离开?

还是要感谢海鲜妹妹带着他去找杨戬,虽然迟了。

了无生气的玄衣散在荒芜的野地,斑驳纵横的衰草映衬着广袤无垠的碧空。

神魂几缕荡悠悠,天地亦生愁。

他被扔下时面朝大地,可看不到春暖花开。

离他最近的一片衣角冰凉刺骨,大概是散去的法力在上面结了霜。

他奋力昂头,只见杨戬漆黑的眸子直勾勾地盯着哮天犬,抹却了一切情绪,依旧悠远绵长。

如果这是个千回百转的故事,那么这个结局足够哀感顽艳,惹人悲伤。

三首蛟伏在原地,想,他该笑的,再也没人约束他,他又自由了;可他想哭,心里堵得慌,几百万岁的老蛟没来由的难过。

层层叠叠乱七八糟的欲与爱水乳交融,他直愣愣地发了会呆。后来偷偷摸摸想溜,又被劳什子战神抓了个正着,再再后来就被随便一扔,任他内心颠肺流离而枪身不动如山。

对,他仍然是把枪。

他想自己得颓废几百年,杨戬太伤人,而容易伤人的人往往不自知,这是情场老手的经验。而他在嘲笑过无数对要死要活的类似情侣后发现,自己竟然也一往无前,朝着南墙撞去不死不休。

这墙偏偏是男人,偏偏是杨戬,偏偏刚爱上就快结束了。

正当三首蛟陷入某种自爱自怜的情绪中无法自拔时,突如其来的感应使他枪尖一颤。

杨戬?!

他在找他?

他又活了!

难以置信也好,欣喜若狂也好,神兵穿云裂石,携风滚雷在浊浪排空的弱水之上流光溢彩,如闪电般掠过万水千山,以雷霆万钧一骑绝尘之势直指灌江。

逼走战神,看住公狐狸,这都没什么,是他的本分,只是看着披着哮天犬皮的杨戬有点不习惯。

但这也没什么,三首蛟一开始想。杨戬好洁,加之哮天犬长得不赖,随便打理一下也是个清雅的公子,也很顺眼。

然后杨戬问:“你去哪了?”

三首蛟答:“梅山。”

你死的那地儿。

两人不出声地对话,用元神直视着对方的眼睛,只不过一个坦然,一个躲躲闪闪,场面异常诡异。

问完后杨戬点下头表示了解,干脆利落地一甩披风,转身回房,留下狗子和三首蛟独处一院。

三首蛟瞥瞥一旁披着杨戬皮翻滚着追蜂扑蝶的哮天犬,嘴角有些抽搐。

敢把它单独扔在外面,杨戬你真的是不在乎形象……

不过,三首蛟看了一会儿。

也挺,挺可爱的……

关键还是杨戬的皮好看。

三尖两刃枪立在偌大的杨府中庭,空荡荡的风翻遍了整个庭院。

正午太阳暖烘烘的,狗儿玩累了,缩起身子,蹭了个舒服的角落开始打盹。日光明晃晃地打在露出半边的侧脸上,打出一圈红晕一层绒毛。

被照到眼睛不舒服似的,那狗儿微微动了动,睫羽微颤,喉咙里发出含含糊糊的轻哼。

果然杨戬身高都在长腿上,那么高的一个人蜷起来却只有这么一小团。

三首蛟心里微微一动,酥酥痒痒的感觉始终挥之不去。

这不是杨戬这不是杨戬这不是杨戬……三首蛟强迫自己移开视线,兀自念起了经。

老天爷呀,刚刚确定了心意你就这么考验我,让欲在美色和真心间做选择。

你够狠。

无奈之间抬头望天,想想之前的百年万年被天庭的柱子束缚了半生,之后的千年又教天庭的外甥困住了手脚,情到深处连他都免不了叹声宿命。

灵魂互换的日子其实蛮难熬的,众人都以一副疾痛惨怛不忍直视的表情看着哮天犬上蹿下跳,胡作非为,偏偏正主宠着他,认为这是狗的天性,没什么不好。

众人也不好说他,一说点什么那狗子就拿亮晶晶的大眼睛瞅着你,忽闪忽闪地还带着泪光,于是众人欲哭无泪捂着心口给他添食加饭。

这几天哮天犬过得自在逍遥,只是不明白为什么只有三首蛟躲着他走。

难道是因为上次不能做人留下了阴影?

没有得到三首蛟的加餐的哮天犬百思不得其解。

打闹归打闹,正事还是要办,玉鼎希望换魂时万无一失,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三首蛟被提着上了梁山。

希冀总是美好的,现实总是懵逼的。

三首蛟看着地上挺尸的主仆,微转枪尖对着玉鼎。

玉鼎在枪尖反射的泠然月光下打了个激灵,强撑道:“地点不对而已,换到杨府绝对没问题的。”

三首蛟叹了口气说怎么把他们弄回去,两个人都动不了,你又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橱。

玉鼎道背哮天犬他还是可以的,然后把眼珠一转,若有所指地看看杨戬,再看看三首蛟。

杨戬接收到玉鼎的示意,沉默了一会,终起唇念咒恢复了三首蛟的原身。

三首蛟则一直处于短路状态,直到发汗的手黏糊糊地腻在丝绸上。

这身绸缎玄衣极显身材,长腿细腰一览无遗。

他的手有些抖。

杨戬虽高,可着实没有几两肉,对于一只神蛟来说,这点重量不值一提。

可三首蛟觉得怀里沉甸甸的,生怕一不小心就给摔了。

隔着布料都能感觉到紧绷的肌肉,一分一寸都恰到好处,一些乱七八糟的邪念不合时宜地冒出点苗头就被立即掐断。

杨戬你紧张什么?该紧张的人是我好不好?

不怪玉鼎频频回头,隔着层云他都能感受到两个人的僵硬,于是劝道:“你们两个大男人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啊,又没人看见,谁会没事抬头看天啊?”

三首蛟闻言默默转头。

对不起杨戬他师父,这段时间我天天看天。

最终杨戬撑不住,合了合眼又强打起精神。

他这段时间费心费力,哮天犬的身体完全撑不起这样的消耗,导致他现在的精神状况格外得差。

“困了就睡吧,现在也没什么事,有我在。”三首蛟故意不去看杨戬掀给他的白眼,每次看都痒酥酥得十分难受。

等到连流云纹都暗淡下来,三首蛟吹出件白袍,仔仔细细地裹好杨戬,在玉鼎狐疑的眼神下慌张地移开了视线。

“这小子跑这么快干什么……”

  ——————————————————————

……我觉得尺度还能再大一点( ๑ŏ ﹏ ŏ๑ )脑补停不下来

评论(22)
热度(37)

© 仰望繁星點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