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望繁星點點

cp强迫症患者

脑洞随缘,热爱嗑刀

对虐身戏码有种莫名的执念

【戬独】如果宝前发生在21世纪

#说好的脑洞

#现PA,认认真真地吹次戬

#一切私设与剧情变动都以苏二哥为根本目的

————————————————————————————

—壹— 

(一)洇湿的角落

小城温柔卧在天府之土的西北边缘,吴侬软语,江火人家。清净,悠远,温温和和的小城荡漾着幸福的一家。

可即使温润如它,在金乌西垂,在星辰几点,在霓虹灯隐瞒的阴暗之处,也免不了承受野兽的觊觎。

当金乌跌落于疮痍地平线的怀抱,一些隐晦却心照不宣的躁动,终于细微又不可动摇地于地下缓慢攀爬。

他们遍地生根,磐虬卧龙,伴着血红与欲望在蝼蚁般的众生中狂舞。

就像21世纪扑火的蛾子,挣脱监狱残破电网般的纱窗,奋不顾身一往无前地撞上丙烯酸塑料炼就的灯泡外壳,纵使粉身碎骨,也要逃离带钉纱网围就的狩猎场。

艋艋艟艟的高楼大厦,以铁纱窗为界线,将屋内与屋外分得明明白白,直至分不清哪一个才是真正的流放之地。

或许世人皆是颠沛流离之人,于大街小巷、城与国间流浪。

——————————
这注定是个不寻常的夜晚。探照灯疯狂地打着惨白的光束,底层挣扎的混混们灌着劣质啤酒,瑟瑟着未知的明天。

开始的确战战兢兢,连脊背都僵硬起来,后来渐觉放松,又沉醉于令人迷醉的欢乐中。

老大哥说了,这么大的仗势,还轮不到他们。

老大哥说这话时咬着上面定期供给的雪茄,喝着烧酒,痞得不得了。
不对!灵透点的小弟一记爆栗过去。

这儿哪是痞,这叫社会!
哦哦。被敲的弟兄捂着头,陪着笑,看起来真是开心。

老大哥看着他们,眼底深深浅浅摸不到情绪,似无谓似自嘲地笑笑。

没看出来老大哥还是个深情的人,小弟们表示佩服。

可是在他们眼里厉害得不得了的大哥当晚就死了,及其凄惨,据说死不瞑目却又无比淡然,末了还对身旁的小弟怜悯一笑。

怜悯?
对啊就是怜悯,目击的小弟点头。

但他们不知道是为什么。
老大哥死了,他们不过换个人跟着。只是偶尔想起来,还是觉得心里木木地痛,不知道为谁。

他们闷闷地干着酒,糊里糊涂就有种兔死狐悲的感伤。

不远处枪林弹雨伴着爆破声声,火光冲天中或明或暗处,明明灭灭的雪茄们露出讥讽的笑容。

这一次,不知多少黑道白道的眼睛盯着,桀骜的,阴郁的,事不关己怜悯的,感叹着天地即将到来风云。

一些人痛彻心扉破碎的开始,正是另一些人浑浑噩噩生活的结束。

那个少年终将以身为刀刃,戮尽黎明前最深的黑暗。以血肉之躯,迎向夜尽天明的刀剑。

以刀砍斧劈为代价,换得一时晴天。

他既为刀俎,又为鱼肉。

在此之前,每个阴暗角落里不存在神,亦不存在信仰。

黎明将近,暴徒们挥霍着最后的疯狂。
残阳如血,有时朝阳也会染血。
长夜未央,破晓的红光融入血色,蔓延着这钢筋铁骨下冷漠的屠场。

鲜血在暖色的背景下映射着昨晚荒谬绝伦的屠杀,反射到眼底的白光亮地刺眼。

两个互相搀扶的背影逆着晨光从那片血色中跌撞出来,他们衣衫破烂,满身血污。

背后是惨烈的修罗地狱,也是曾经的家;
前方是汹涌暗流的地下泥潭,也是未来的路。

被牢牢搂住的少女神色呆滞,娇好的面容因惊惶而睁大的眼睛而更加惹人怜爱。
被紧紧扶住的少年鎏金色的碎发堪堪遮住额头,冷汗打湿了鬓角,被浸湿的碎发蜷缩在苍白的面颊。他死死抿着嘴唇,透亮的黑眸里是干净纯粹的杀意。

少年一瘸一拐,深红的鲜血仍然顺着小腿蜿蜒而下,起初撕裂般的痛楚已经捱过去,此时的近乎麻木的钝痛一阵强过一阵,每一次的移动都变成了垂死挣扎。

他低声安慰着妹妹,抬目寻找要去的方向,朦胧的黎明下却是一片迷茫。

过度的失血让他很冷,从山坡上翻下来为保护妹妹,在山石嶙峋处又添了几道划伤。

他们在火光冲天中被人一脚踹下山坡,伴着声声爆破在乱石遍布中一路翻滚。

也正是那一脚让杨戬撞上了轨迹偏离的流弹。

有幸与否,如果没有那一脚,他与妹妹此时已是两俱烧焦的尸体。
与父亲和大哥一样,同燃烧的房屋一起化为灰烬。

多么丧心病狂的舅舅,多么禽圉兽不如的哥哥!

昨夜噩梦般的一幕清晰地倒放,在枪械与利益的火舌下亲人的性命变得一钱不值。
自己与妹妹身上的血,不知有多少是自己的,有多少是父亲与大哥的。

牙齿咯咯作响,紧紧咬合的下颚棱角如开刃之刀。强压下的气血在胸口一阵翻腾,眼前零星的黑点逐渐聚成一片黑雾。

“噗——”鲜血溢满口腔,本能地往外咳。

“二哥!”耳边传来压抑的哭腔,妹妹扶他不住,一起栽倒下来。

支棱的碎石毫不留情地压入小腿,搅动着颤栗的神经,伤口再度撕裂的剧痛给了他一瞬清明。

三妹……还有三妹……对,不能这样下去,不能……要救母亲,要养活三妹……要报仇!

借着妹妹的力气挣扎着站起来,清晰地感受到脚下碎石的硬度,不顾一时的眩晕,强撑道:“三妹……找个地方……躲起来……”再也说不下去,费力喘了几口,紧咬着银牙,漆黑明亮的眼睛里升腾着熊熊烈火,吞下一口血水,发狠道,“一定要活下去!”

救母!报仇!

少年略显稚嫩的面容在痛苦与仇恨的糅合下变得坚毅,他昂头怒视苍穹,指天为誓,额间细细的鲜血顺着挺直的鼻梁流下,浓眉长睫,却刚毅无比。

惊艳了天穹却执拗到令人心口发疼。

足以铄石流金的金乌缓缓攀上惨白虚无的天空,像是某种神圣的仪式,托举起某颗微弱的晨星。

朝圣般的红光洒了倔强前行的少年一身,璀璨的光辉在鎏金的发色上缓缓流动,流向注定耀眼而令千万人诚心膜拜的“神明”。

——————————————————————————

修了几次,算是试阅吧,看看这个feel对不对/笑哭

据说这种类型(间谍警匪,雾)容易屏蔽?【有点方……

评论(20)
热度(35)

© 仰望繁星點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