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望繁星點點

cp强迫症患者

脑洞随缘,热爱嗑刀

对虐身戏码有种莫名的执念

淇水有岸【戬独】【现代篇】

#说好的现代篇,是不是he?(踮脚举着求表扬)(喂)
#就当是给现代宝前做练手了

恍恍惚惚的岁月,破破灭灭的似是而非,千年以后,以身相祀换来神仙不问世事,神魔不出万劫。

新的秩序下,埋葬着过去的神。
神在不为人知的地方,维持着人间的秩序。

时间渐行渐远,第一个人忘记神后,是越来越多的遗忘与背叛。

香火不复往日的旺盛,虔诚的子民已不知去向。
清修吧,清修吧,这样感叹着,神仙也渐行渐远。

有神仙厌倦了长生,便下世去做一世凡人,朝生暮死,体验陌生了千年,活着的滋味。

他们不凡,对世事看法自然超凡,所以你的身边,总会有一些二不兮兮,装神弄鬼的人存在。

关注他们,离经叛道的行为下往往是因为自命不凡。

纵然思凡之事蔚然成风,但凡事总有意外。

有的神仙凭一个希望在长生的泥潭中苟延残喘,而神仙的长生,却是他们聚拢遥不可及希望的唯一筹码。

嘘,噤声,勿传。

—————————————————————————

D市的繁弦急管下掩埋着物欲横流的尔虞我诈,在藏污纳垢之地,曳尾泥涂或礼崩乐坏都变得合理。

有人随其流荡其波,就有人激浊扬清。

天上地下的芸芸众生都默许着这个不成文的规定。

没有什么人是花一千年的时间找不到的,但一千年的寿命是永久的前提。

或许造化弄人也或许冥冥之中自有轮回定数,当跋涉千年才寻到的人活生生出现在眼前,一切惶恐不甘尽归于执念。

死角,被不远处的繁华衬越发阴暗。

不是个见面的好地方。

沉香腹诽。

本以为会多么多么激动,然后口不择言,结果却是相对无言。

然后他就听见细不可闻的一声,

“二哥?”

娘也是这样。

沉香黯然地想。

他们惊喜了太多次,失望了太多次,绝望了太多次,以致——以致……

不想继续接受神仙残忍的长生,可寻找是他们难以拒绝的理由。

“你……认识我?”一直漠然注视着他们的杨戬忽然道,漆黑的眼里带着许些迷茫

沉香静静听着心脏开始缓缓地跳动,知道有些东西正在复苏。

“舅舅。”忽然声泪俱下。

带着杨戬七拐八拐,到了他们临时歇脚的旅店。此旅店非彼旅店,黑漆漆的灯光下孕育着整个城市的阴暗面。

沉香在如今的凡间待了许久,一些事情心知肚明,却不想告诉杨婵。

反正他们就像个游魂,在现代城市中兼着黑白无常的职。

碌碌无为,无可安身。

可现在不一样了,他们找到舅舅了。
玉鼎……只要等玉鼎真人回来,舅舅就能想起一切,他们,他们就能在一起生活了,一世,百世,千世!

长生不老,唯求你轮回陪我。

杨戬不理沉香热切的眼神,却只是皱眉看向痴痴注视他的杨婵。

女孩子……还是涉世未深,怎么被拐来做这种勾当?

“现在可以说了吧?”杨戬长叹一口气,说不清是怜惜还是什么,寻了个位子坐下,轻声道。

沉香一心只想将人带回来,却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如果这次抓不住机会,下一个千年又不知该是怎样的物是人非。

“一些事情解释起来很麻烦,我们要等一个人……但舅舅,相信我,见到他,你就会明白一切。”

杨戬的眼神忽然变了,沉香开始忐忑地回忆刚刚说过的话。

显而易见的怒其不争。

“小小年纪就做这种事,你……”

你的家人该怎么办?

杨戬下意识将后半句截掉,这种孩子,多半是孤儿。

或许只是走错了路,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像他一样幸运,被向往纯白的人收留。

虽然这里并不是简单的非白即黑。

沉香望着的杨戬,古波无澜的眸子硬是教他看出深深的疲惫,一时间有些呆愣。

这话听着……怎么这么不对呢……?

做哪种事?我不就是把您拐来了吗……还是您自愿的……而且我都没撒谎!

突如其来的一声巨响打断了沉香的懵逼,紧随而来的是枪械的怒吼。

这个据点被连窝端了。
沉香第一反应。
卧槽舅舅该怎么办?
沉香第二反应。

看着杨戬瞬间凌厉起来的眼神以及干净利落的动作,咔嚓一声子弹已上膛。

加上明显松一口气的眼神。

舅舅坑外甥。
沉香第三反应。

被擒,口录等等一系列事情完了之后,沉香才见到一身制服的杨戬和被他带走安慰的娘亲。

杨戬坐到他对面,笔挺的身姿显出不食人间烟火的冷峻感。

点头致歉,道:“很抱歉累及到无辜人员,但我想你并不绝对无辜。”

我……真的冤枉。
沉香沉默着,关键是他现在说什么也没用。

身份证伪造的,纸钞法力变的。

他现在在他亲舅心里大概是板上钉钉。

杨婵小声抽泣着,杨戬刚刚不住地安慰她,温柔地问着一些问题,她听不大懂,她只觉得难受,冷了许久的心,微微热一热,就如六月寒冰。

舅舅的同事也没走,在一片狼藉中翻找着什么。

沉香大概知道他舅在等什么了。

他口中的玉鼎。

玉鼎的出现其实蛮出乎预料的。
他是被相同款式的制服压来的。

“二爷,这算卦的今天向我打听您的事情,我觉得不对,就把他送来了。您看……”那制服看了沉香一眼,显得有些意外,随即俯下身子,同杨戬耳语。

莫怪神仙耳力极佳,沉香听得一字不漏。

然后看向玉鼎,示意他注意他对面的人。

大呼非法拘禁的玉鼎看见沉香后就不折腾了,狐疑地同沉香眉来眼去。努力伸长脖子去看沉香偏头暗示的方向。

这时杨戬抬了下手打断制服的话,漠然道:“好了我知道了。”

然后回头同玉鼎对视。

只一眼海枯石烂从此山无棱天地合。

“徒……徒儿?”
玉鼎欲拿蒲扇掩面,无奈双手被人扣死。

杨戬盯着他,不说话,似在端详又似回忆,很长的一段时间里空气变得粘稠。

良久。
“你也认识我……你和他都认识我,所以,我到底是谁呢?”听着极力压抑的声音,沉香有些莫名。

这一世……发生了什么?

“随便一个人都可以做我的哥哥,侄子,父母吗?”

“还有……师父?”

沉香依旧怔怔的。

玉鼎不欲再听。

他其实在几天前就打听到了。

D市特辑部的天之骄子,其实连自己叫什么都不知道的。

他是被前任部长捡到的,谁也不知道他之前的经历,谁也不服他接受部长的位置。

毕竟如此精致的一张脸,怎么也不会同血腥暴力联系起来。

然而事实胜于雄辩,他根本就是个杀胚。

还是那种有脑子的杀胚。

阴得对方生不如死。

于是全部上下鼓掌叫好顶礼膜拜。

但小人这种东西永远不缺。

杨戬的身份被泄露了,顶着上级的调查,被限制自由,还要和来自黑白两道的人不断认亲。

还不忘工作。

全部上下都觉得部长真的好。

可谁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他是那种,你看着都很累,还要笑笑不吭声的人。

“舅舅你还缺人手吗?”沉香收到了玉鼎的传音,沉默了一会,忽然道。

杨戬目光一凛,缓缓道:“什么意思?”

“我父亲早就去世了,为了我娘……我走上了歧路,但舅舅,我想跟你干,感觉你人比他们好太多了。”沉香撒谎不眨眼,况且这话本来就半真半假。

伸手握住杨婵的手,目光恳切,语气沉重,道:“这就是我娘……她什么也不懂,都是我的错。”

“如果您不收下我,请照顾好我娘。”

杨婵闻言极配合地抹下了眼泪,低低劝导沉香不要再说傻话了。

“还有我!”玉鼎挣脱压着他的人,急急地跑到杨戬面前,笑得一脸灿烂,道:“徒儿,师父年纪大了,算卦也挣不了几个钱,贫道精通奇门遁甲,记忆力不比那发光的小本本差,收留贫道吧?”

杨戬的部下有点懵,这都是什么神转折?

看着杨戬闪烁不定的眼神,沉香一干人心里实在没底。

“好啊。”沉香一众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惊讶之情溢于言表。

从未见过这么不设防的人,据部下说沉香这小子在别人面前并不如此。

一口一个二哥,舅舅,徒儿,入戏真深啊你们。

但为什么不可以当真呢?

反正什么也记不起来。

笑容慢慢爬上嘴角。

好好干啊,大外甥。

腊月天,屋外干冷干冷的,看着家里欣喜若狂的一群人,感受到久违的温暖。

哦。
后来沉香还抱来了一条狗,说是有哮天犬的风范,可以当警犬来养。

你说那条傻狗啊,他只会吃。
他笑着反驳。

评论(20)
热度(26)

© 仰望繁星點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