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望繁星點點

cp强迫症患者

脑洞随缘,热爱嗑刀

对虐身戏码有种莫名的执念

【戬独】玉皇大帝下凡记 (待修)

1.ooc慎,逻辑无,bug有

2.同上

(八)

悔之晚已。

“来啊,摆驾二郎庙。”吩咐了手下仙童,隐身悄声离了客栈。

“诶?那桌人呢?”
“嘘,听说了吗,临街上闹鬼,一个好好的流浪汉,说死就死了,没准那桌人啊……啧啧。”

“要不请道士来做法?”
旁里人嗤笑一声,道:“有真君在,哪里用得到他们,灌江口的道士都到别处高就了。”
—————————————————————————

“治病。”
“中第。”
“求子。”
“求姻缘。”

玉帝顺着签子看下去,表情异彩纷呈好看极了。他换了一副面孔,一身道士打扮在庙中倒也不显得突兀。

只是……只是这差事,治病倒还沾边,但中第求子是福禄寿三星的麻烦,姻缘也归月老管,怎么都求到杨戬这来了?

嘴角一抽,玉帝想起了司法天神本是文职,硬生生让杨戬做成武官的事。此时距离朝会不过两三天,下界也不过两三年,这般劳碌命,难怪他杨戬脸白成那个样子。

想想天庭诸神至今没整理出天条,老君也跟他打马虎眼,没来由地就嫌弃他们起来。

还是杨戬好啊。玉帝这样感叹着,随手抽了个“除妖”的签子,到荒郊野外积他的功德去了。

(九)

玉帝很尴尬,玉帝非常尴尬,玉帝尤其尴尬。
为什么他除个妖都能被指责成有恃无恐,残害生灵?
他冤屈啊。

还惹来了杨戬。还是杨戬给他解的围。
三尖两刃刀吞吐如疾电,恶妖随着冰蓝色法力一并破碎,祭予山河。

被一群山神土地围起来横眉竖眼地冷嘲热讽,玉帝气闷不已。

老君告诉他不要暴露身份,他听了。
老君提醒他瞒不过杨戬,他认了。
可老君没告诉他,还要生这等闲气。

那人白袍灰里,黑绸带子束起一截腰身垂至裾下。一窝兔子精变回原形在他衣角蹭着,看起来委屈得不得了。

杨戬垂目,抱起被玉帝伤了的幼兔,语气不冷不热,淡淡说道:“陛下不必急着还债,劫至于此,若是心无苍生,功德也积无可积。”

最后四字语气越发平淡,却加了似有若无的停顿。

积无可积,杨戬,如果朕后悔了,是不是也无可挽回?

玉帝看着杨戬蹲下身,安抚受惊的“生灵”。
这是他日天日地日神仙的外甥吗?
温柔这个词和杨戬可是般配?

叹了口气,他明了,在杨戬心中,他其实真的比不上那窝雪白的孽畜重要。

不过杨戬,主动凑过去,眯起眼睛一脸享受,这是受惊的兔子该有的表现吗?这是兔子成精了吧!好外甥你被骗了。

目送抱着兔子,时不时低咳几声的杨戬渐行渐远,玉帝动起了心思。
嫦娥的玉蟾宫里……是不是也有只兔子?日后……日后赐给杨戬好不好?

“陛下。”空灵的声音在身后响起,玉帝一个激灵。
杨婵看了走远的哥哥一眼,复又直视玉帝,眼神波动,爱憎不明,一声叹息般的“舅舅”脱口而出。

眼前是三界之主,如今却湿了眼眶,慌乱地应了声,从身上四处摸着,却最终什么也没掏出来。

“好婵儿,朕的东西都放在客栈,你跟朕回去,老君的仙丹……你拿给杨戬,朕给他,他一定不要……无论如何也要逼他吃一点,啊?朕看出他不对来了……朕还有……”从小心翼翼的称呼处顿了顿,玉帝开始越说越快,语无伦次。

杨婵看着玉帝,心里悲悲切切不知如何开口,可怜之人必有可恨处?

那么究竟谁才是可怜之人,谁又真正值得去恨?

(十)

杨婵不乐得杨戬一天到晚对着文书费神,晃着他的手臂哄他晚上到集市上散心。

笔尖于落笔处一顿,杨戬无奈笑道:“是你想去了吧?都当人家娘了,还这么爱玩。”

杨婵做出被拆穿的窘迫,却黯然神伤。

若非妹妹想去,你自己肯去吗?

我的二哥真是个大英雄,他完全可以洒脱,完全可以不羁,但他总愿尽到自己的职责后再随心所欲。他总忘不了母亲在血脉中刻下的神的本性。

所以他总能给自己找到事干,找到罪负,妄图拯救不堪世事的芸芸众生。

所幸后来他因为不懂事的妹妹想通了,痛定思痛从内正本清源在外釜底抽薪,但高高在上的那位,真的理解他的苦心吗?

————————————————————————

龙津观夜市,灯火亦煌煌。

神灵护佑下的夜城泰然安详,油烟四散,灯火蹁延,随行人漫步,凭风引衣牵,纵使身处四隅背巷也写不尽这盛世欢颜。

挤挤挨挨时,人们调笑着像极夫妻的一对兄妹,那哥哥尴尬地不知如何是好,红了两颊同人们不断解释,反倒是妹妹做足了小女儿态,要哥哥像小时候一样亲亲抱抱。

虽然窘迫但眼里满是幸福,有淡淡的疏离却又温温和和的公子,在热闹的夜市上,人们没有理由不去接近这样的佳人。

妹妹不理众人,将五彩的布料在哥哥身上比划着,神情专注认真,时不时满意地笑笑。

“三妹,这红色……太艳了。”

“不管……二哥穿什么都好看,这些都要了好不好?我给二哥裁衣服,一天换一套,让三首蛟没话说。”

“三首蛟?关他什么事……”

……

杨戬被杨婵差到一旁,说自己去给二哥挑东西,还不准他偷看。

无奈地摇摇头,灯火通明处青衣罗裳勾勒出的往昔岁月,重新落到那历尽沧桑的眼中,破碎的埋葬的一切随眼波翻涌起浮。
是悲伤吗,眼角却诉说着笑意。
是欣然吗,眉梢却掩不掉悲怆。
是满足吗,密睫却轻颤着悔意。
是幸福吗,缥缈到一如风中云烟。

所幸没有人看到他此时的眼神,看到三千日夜重叠下仿佛一触即碎却又固执到包罗万物的神。

垂目压下一切回忆,抬眼只剩爱怜,注视着不远处。可看到那个人,杨戬眼神一变,整个人忽地冷冽起来。

换了身行头,粗布麻衣,这麻烦定是又惹了麻烦。

方才柔似水的双目如今露出了冷如刀的锋芒,人们知趣地从隐隐冒着寒意的公子身旁退开一步。

相隔不过几人,玉帝自然也发现了他们,凑过来,还未站定,一手便将簪子递给了杨婵。

看了几遍,是她平常喜欢的样式,杨婵心里一动,望向杨戬。

大步走过来,揽过妹妹顺便掀给玉帝一个白眼。

玉帝看着别过头明显不愿多理自己杨戬,踌躇半晌,还是将发带拿了出来,攥在手里不断摩挲着,慎之又慎,措辞道:“二郎自下界以来都不曾束发,可是没有中意的?”

果然如他所料,杨戬闲闲地看了他一眼,嘴角的弧度似笑非笑,一声压得极低的“谢陛下”断绝了继续对话的可能。

——————————————————————————————

求聊。

评论(6)
热度(38)

© 仰望繁星點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