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望繁星點點

【戬独】玉皇大帝下凡记(待修)

1.说好怼结果发现自己不太会怼,所以后来大概会变成亲情向(玉帝讨好外甥,外甥爱搭不理↪莫名爽☜别理

2.ooc(就是想看玉帝吃瘪二哥团宠怎么办w)

3.逻辑无,bug有

4.偏小二哥

(三)
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久到玉帝有了天地初蒙时他便至尊无上,与三界共存的错觉。
因为肉体的痛苦是遥远的亿万年边缘。

真身兀自睥睨着三界,有血有肉的本身来应劫。

只是离了这三十六重天,本身竟感受到了他与杨戬的血缘联系。
只是这感应不太愉快。

怔了一会,便听到楼下吵吵嚷嚷。

“何人在此喧哗啊?”玉帝颇不耐烦,此时正午太阳正好,但无端觉得烦闷。

“回陛下,是张家办喜事,张员外的妹妹出嫁。”

“......”朕为什么觉得被讽刺了?

待了一会,实在无事可做,又觉唢呐声实在刺耳,便差了店小二引他们一干人随处转转。

玉帝化作商贾模样,带着几个小童招摇过市。打眼望去还算正常,只是朕左朕右的口头语一时改不了。

“这破杯子你也好意思叫玉盏?你这是藐视天、天......”玉帝说不下去了,身后的仙童急急地拽玉帝衣袖,“朕知道,朕知道,等下不是朕知道,是朕我知道......”

被当成某个地方有问题的玉帝被轰走了。

“什么?三文钱?三文钱……”看起来神经兮兮,指着年画,一身雍容华贵的玉皇大帝顿了顿,向身后仙童问道,“三文可是天价?”

持扇童子不欲直视玉帝:“回陛下,是恩泽百姓的价钱。”

……朕不气。
“别的地方也是这价?”

“您别开玩笑了,这可是玉皇大帝,除了灌江口,哪有这么便宜的。”
……朕忍了。

目光在摊子上转了几转,没有瞅到他外甥。

玉帝怪道:“你们这儿不供奉二郎神?”

“您又是在开玩笑了,”摊主忽然轻声言道:“二郎真君护佑蜀地几千年,我们哪用摆出真君的神像呢?”

不过是家家皆有,香火不断。
……

为什么提到朕时不见你如此虔诚呢?

玉帝忽然地就无力了,挥手说他都买下了。

童子有些为难地说带的钱不够。

玉帝斜起狭长的年画眼看他。

童子递出石子变的银子时有点不安。但玉帝不觉得有什么。

后来他们又遇见了一个指天痛骂的醉鬼。

“夺我妻儿,伤我老母,毁我宗族,老天不公,老天不公啊——!”声声锥心,几欲泣血。

随即又是一声暴喝:“老天爷,你瞎了眼!”

玉帝这时没有表情,抬手就是一记法力。
“你骂朕就算了,但你不该让朕听到。”

那醉鬼忽如中邪,发疯般地磕起头来,一步一跪,以首抢地。

直至头破血流,五步曝尸。

三界的帝王垂手看着。他觉得自己还是太过仁慈。
惶恐的人群大叫着“妖怪”一哄而散。

血腥在闷热异常的午后蔓延,金乌闪烁不定。
血红色的液体流到脚边。童子们沉默不语。

忽然后悔了。

(四)
杨府。
“二爷?”手指将敲上门,老六又犹豫了下。他们二爷什么都好,就是对自己太不用心了些。明眼人都看出他伤得不轻,他却将自己关进里屋,一关就是一天。

也不调息,做些什么,他们也不知道。

刚刚被三小姐逼着去疗伤,这会儿又故态复萌。

兄弟们有意让他多休息,只是这事儿实在不小。

听百姓来报,说街上闹妖怪,死了个人。

什么妖怪敢闹到灌江口来?梅山兄弟只觉情况不好。

谁知刚刚下定决心通报,二爷就自己出来了。

杨戬一身玄衣,映得眸子越发冰冷。刚才的事,依着那道法力波动,他已明白七八分。

“走。”他下令。

“二爷这是?”梅山兄弟不解。

“捉妖。”

—————————————————————————

到了地方,玉帝竟没走。也没有刻意隐藏气息。

梅山兄弟压下惊呼,紧张地盯着杨戬。

他动,他们才动。不管是假玉帝真玉帝还是其他什么,他们不愿再弃他孤身一人。

玉帝望着玄衣加身,不怒自威的杨戬,心有感叹。

纵使不着银甲,身披其职也自有威压。

“拿下。”又是淬了冰的语气。杨戬眼神不善,聚起了丝丝杀意。

梅山兄弟没有犹豫。

错了也是对的。玉帝模模糊糊,想起王母的话。

(五)
擒了玉帝,驾云到了制裁精怪的道场。

玉帝心下忐忑,全无方才手掌生杀夺予的戾气,却还提足了气斥道:“杨戬,你指使属下以下犯上,当真以为朕不会治罪与你!”

老六听了,平白觉得好笑,他们兄弟少有面圣的机会,这些日子来又听闻二爷过去没少受那位刁难,一时气血难平,抢道:“这儿是灌江口,二爷的道场,区区小妖,竟敢冒充玉帝,如此撒野?”将兵器一掷,竟装作认不出玉帝化身的样子,叱道:“还不速速招来,伏法就诛!”

“你……”玉帝气得浑身发抖,猛般地转身,哆嗦着手点着黑着脸的一干人,“你,你们……朕,朕要……”

要怎样呢?打入十八层地狱,层层受苦,万劫不复?

气了半天也没说出什么来,心想自己算是撞枪口上了。

回过头对上杨戬的眼睛,深不见底,恍惚间是冷漠到无情的逼视。

到此为止,杨戬还是打算公事公办的。

玉帝一声长叹,道:“藐视天庭,藐视朕,杨戬你说,朕的处理可是有错?”

耳边脑际忽地响起一个书生的叫骂。

“一个书生骂天,为何要连累南郡数万百姓?”
“这是为了维护天庭的威严,陛下的威严!”
“……是。”

是了,是了。
杨戬,你助纣为虐。

心不甘如何,你不是照办?
那么,朕再当一次纣又如何?

这么想着底气便足了,接触到杨戬神情却又是一慌。

但还是强撑着,仿佛自己仍在凌霄宝殿,高高在上,俯身笑道:“杨戬,朕没错,错的是你。记得十日对吧?记得弱水对吧?”

杨戬嘴角也泛着笑意,却遏制不住寒意将眼角眉梢尽数冰封。

玉帝被他眼珠不错地盯着,只觉遍体生寒,此时杨戬的目光一如那日伴随四溢杀气泄下的“谢陛下”。

静默半晌。

“杨戬唯一无所愧对的,只有三界黎民。”

顿了顿。

“你其实知道自己错了。”

“但不敢承认。”忽然想到什么,杨戬嘴角笑意更浓,眉间却聚起冰棱。

“太上开天执符御历含真体道昊天玉皇上帝!”
“统御诸天,统领万圣。”

长吐一口气。

“主宰三界,渡民济世。”

“可你又做过什么?”

“是十日焚天灭地?还是弱水肆虐众生?”

“是水淹南郡,抑或瘟延北郡?”

“是无视民间疾苦?还是只顾面子?”

“大胆!杨戬!你怎么称呼朕的?!目无尊长 对天不敬!信不信朕把你……”

“何为尊何为长?”打断玉帝恼羞成怒的斥责,杨戬语调近乎平静。

“为尊不顾生民死活,为长……陛下和杨戬说什么为长呢?”

一口一个妖孽,十万天兵的追杀并不是笑话。

“陛下应该同小金乌殿下叙叙旧情吧。”

他又拿小金乌来压他。生疏了几千年的父子情分。

玉帝努力维持的,至高无上的面子终于破碎到无可挽回。

他还能说什么?

他的好外甥当面数落他的罪行,他竟觉得无从反驳。

令是他下的,人是他杀的,关杨戬什么事呢?

之前被冒犯的愤怒烟消云散,强撑的面具揭下后竟是海阔天空。

杨戬说着,眼珠稍移,梅山兄弟了然。

“二爷,同他多说什么!治他的罪!”

“这里是灌江,二爷说了算,玉皇大帝都管不着。”老六打算装傻到底。

玉帝意外地环视了包括杨戬在内的一圈人。

不把他放在眼里,但他却不觉得气。

“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陛下犯了天条,但那是司法天神的事,杨戬不管。”

“那人不是蜀地人,但入我灌江,即为杨戬的子民,即使他阳寿将近,陛下也要受罚。”

“陛下且为地仙,以功德相抵。”

杨戬说完,便不再看他,招呼了哮天犬,振袖而去。

评论(14)
热度(38)

© 仰望繁星點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