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望繁星點點

【戬独】玉皇大帝下凡记

1.又名:舅甥互怼↪(只有二哥怼舅

2.ooc慎,逻辑无,bug有

3.宝正+宝前

(一)
“此处归于哪位仙家享受香火啊?”语气散漫,自是漫不经心的一问。

金乌西垂,祥云淬金,天上人间九万里,九万里处处磅礴仙家之云。

“回陛下,是二郎真君。”一持扇童儿答道。

“哦,二郎啊……”心思不在这儿上面,只做出了然的模样。未几,比祥云还要金灿灿的这位忽然一震,蓦然反应过来。“你说谁?杨戬?!”

—————————————————————————

玉皇大帝下凡乃惊天动地的大事,场面必须盛大,一定铺张,非此不能显现出他天庭的威严。

但以群臣进谏,以死抗旨,玉帝不得不暂且抛却他的颜面。

“陛下此去乃渡天劫,仙气不宜过重。”

过重你妹,过重你还要朕来这?你当朕是傻的不成?

“如今天条初立,妖魔肆虐凡间,陛下还是就简为好,就简为好啊。”
“老道已为陛下推算出了一个好去处。”

玉帝默默记下了老君一笔。
你很好,你当真不知杨戬与朕有仇。

想那日天条既出,歌舞升平,被公认为“卑鄙小人”的幕后黑手却是眼见活不成了。

玉帝说不清,理不明。即不想他死,又不愿他如意。不想见他,却又发觉天庭真的离不开他。

以致最后王母气急败坏,玉帝只拉着老君问那人伤势如何。

老君一脸高深莫测痛心疾首,摇着头说恐怕不妙。

至于后来更是莫名其妙,论功行赏的朝会上,杨戬居然到场了。

只是那一身玄衣实在扎眼,但抵不过人笔挺俊秀。

刘沉香眼睛四处乱转,哪吒时不时抬头看一眼杨戬,以及恨不得把她哥藏起来三圣母,都让玉帝认为这场朝会其实没有存在的必要。

趁着娘娘自我检讨,玉帝便细细观察起杨戬来。

脸色尚好,只是没有什么精神。不时低头听杨婵耳语几句,却也点头不语。

更重要的是,他不看高高在上的他们。

是不屑,不愿?

他看见杨戬的目光落在凌霄宝殿的玉柱上,那里曾经盘亘着三首神蛟。
好像那时瑶姬还在。

玉帝有些吃不准杨戬的意思了。

果然,杨戬没有应许敕封。
也许是瘦削背影积郁的情感太过沉痛,此时金殿上知情与不知情者皆默然无声。

(二)
于天地间一万里收了华光,玉帝带着少得可怜的随从去投奔外甥。

“陛下,在凡间,还是施法伪装下为好。”一仙童惴惴地开口。
“朕当然知道!你们不要拿朕当傻瓜看!”

可是陛下您明明就是哦原来还有这一茬的表情。

隐了身形掠过一家。
“凡人的年画画得挺像的。”一仙童。
“呃,是陛下照着年画长的罢。”另一仙童。

寻了个客栈住下,此时六月抬眉,莺歌燕舞,正逢人间好时日。

点了茶,却不吃。前些日哦不前些年玉帝忙得焦头烂额,面对满桌文书他开始想念杨戬。

平常他嫌杨戬冷,多看一眼都觉着冻眼。杨戬也不愿理他,平常对他敷衍了事。

也许在外人看来他们只是关系不好,可谁知道血缘之间浸着多少人的血。
罢了,罢了。就这样罢了吧。

只是那老头不知打什么算盘,把他唬到了杨戬的地盘。
莫不是要替他徒孙出气?

不过想想他的外甥也是步步犯煞,被劈了两次不说,还被他连累来应天劫。

正想着,胸口忽然一疼,接着就是闷闷地痛。同时他的脑海中浮现出的挺直背影,正于塌上盘膝调息。

——————————————————————————————

对宝前“至亲”二哥感应到沉香的梗用到这了。

小二哥没了,重刷宝前,无时无刻不感受到二哥对玉帝的恨意,没次说“陛下”都咬牙切齿的😂但莫名喜欢这个语气。

二哥上天后总是偷偷瞪玉帝(嗯有时也光明正大地瞪)

想找人聊,但话题终结者这个体质是硬伤😂

评论(9)
热度(49)

© 仰望繁星點點 | Powered by LOFTER